您的位置:财神彩票手机版 > 影评资讯 > 最近看得电影都不错,啥叫煽动啊

最近看得电影都不错,啥叫煽动啊

发布时间:2019-09-08 09:29编辑:影评资讯浏览(157)

    你有良心而已,你有真相吗?——肥波
    财神彩票手机版,我给你真相,你写死他——肥波
    霍元甲、黄飞鸿、叶问、我,我们是佛山四小龙——周清泉

    1、基本沿袭第一部的套路,前半段比较轻松,练武啦,教拳啦,生活啦,后半段比较沉重,某位师傅被洋鬼子打死,叶师傅怒而出手,报仇雪恨。但是毫无疑问,这部里打得更多更好看。

    你怎么看《叶问2》被指“民族大义博票房”?

      你怎么看《叶问2》被指“民族大义博票房”?
      
      前两天,照旧浏览本报的2版“时报眼”时,突然发现其中转载的凤凰网关于《叶问2》的调查结果。醒目的标题立刻勾起了我的阅读欲望,看完网友们的投票结果后,我发现,除了本报编辑刻意的强调外,大家对该片还是拍砖少,理解多。
      
      但自己在电影院那天,却实在也理解不起来。
      
      当天,第一次遇到放电影中途2次“无故”缺失画面,第一次遇到一边看电影,一边对着片中的“拳王”龙卷风竖中指、踢前排座椅的邻座,第一次遇到为打戏叫好故障的影友......
      
      《叶问2》的观影之旅让我大开眼界,实在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让我有些怀疑,或许《叶问》在电影院中的境遇也是如此欢腾和咒骂并存吧,只“可恨”自己是在家,通过央视电影频道观看的《叶问》。在此,倒有些感谢亲爱的CCAV了。
      
      就像一个影评人说的,叶问老先生在编剧和导演的合谋下,简直成了一个穿长袍的义和拳。就连其挚友——因为救他而被日军子弹打伤丧失记忆的周清泉——也能在叶问大战龙卷风时,”及时“地”醒来“,对着身边一起围观擂台的百姓吹牛,自己和叶问等人并称“佛山四小龙”。
      
      龙卷风对中国武术的诋毁、侮辱,以及他的挑衅、口无遮拦,确实让人感到厌恶,但真的没必要如此渲染、突出这个人。
      
      在拳坛的字典中,似乎并无谦逊的位置,好战成了他们共同的选择。如果不是对中国武术的信仰般的捍卫,洪师傅是可以松开紧握绳子的手指,自动认输的。但他没有,而人们也将愤怒的炮火轰向龙卷风。
      
      其实,真正该谴责的倒是那个英国巡捕。他,不顾英国人崇尚的契约原则,多次擅自背弃与洪师傅等人的契约,当他们做义工;不允许有批评自己的声音,因为有关报道,领导骂他,他非但不虚心改正,还变本加厉地非法拘捕报社主编,甚至想废掉主编的写作功夫。
      
      得承认,这是一个多么标签化的香港殖民时期的英国巡捕,就像《岁月神偷》中的那位一样,对中国人,只有剥削和利用,没有一丝怜悯和同情。
      
      在港人逐渐需要通过回忆以前温情时光,来纾解对现实的焦虑和迷茫时,电影人对这类人物的脸谱化描写,似乎并不为过。
      
      正因如此,我反倒只对片中的两个细节回味深长。
      
      一个是英国殖民当局警局领导拿着揭露真相的报纸,严厉批评那个英国巡捕;二是正当英国巡捕灰溜溜地逃离擂台时,被昔日的同伴们截住,“我以你做的这些为耻,你不配在英国巡捕队里!”——因为肥波对他们告发了巡捕。(至于后者,我还有存疑,肥波此前不是对报社爆料了嘛,怎么还劳烦他再告诉巡捕队,让他们自己清理门户,难道暗讽当时港属媒体对殖民当局的监督效力还不足够大吗?)
      
      就像今天看到的《财经》,里面的一篇随笔专栏中,剑桥大学政治系讲师刘瑜讲到自己在读充满“修正主义”色彩的《帝国》一书中,只对一段描述英国人自己抗议同胞对殖民地政策的内容印象深刻一样。
      
      刘瑜举了很多例子,意在说明,每当英国人对他国实行暴行时,英国内部总有激烈的批评声响起,毕竟,这是一个追求自由的国度,对内自由、对外压制的套路显然在逻辑上难以自洽。
      
      而在《叶问2》的故事架构中,这种英国人的“窝里斗”更进一步:英国巡捕对港人乱加刑罚时,他的同僚们都不放过他。
      
      英国人也不是十足的坏,这也是编剧知道并实践了的,但由于所占权重的区别,对英国人的过分脸谱化刻画还是让人难以不产生该片欲借民族主义博票房的联想。
      
      叶问赢了比赛,但开始时,只是赢得了港人的民意,但尚未获得殖民者的民意。是他最后沉稳却不失分量的坦白,让擂台下的一片英国人站起高贵的身子,鼓掌祝贺。
      
      他讲的是人没有贵贱之分,这是一个朴素的消极自由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他,是通过习武,准确地说,是体悟武术的奥秘,来体认的。
      
      如果说刘瑜体会的是英国的政治自由,那么,叶问照样可以循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武术属于其中),找到同样的思想精华。
      
      人类,在这点,是统一的。为何还要煽动民族主义呢?

    真好看好多人在影院里跟着鼓掌……
    场场打戏都有看点,绝无审美疲劳之感,尤其是圆桌战,精彩绝伦

    要说套路、画面、笑点乃至音乐都沿袭《叶问》,虽说落入窠臼,但也没什么不好,只是那个片尾曲是肿莫回事……怪怪的……
    我说甄子丹大哥你实在是一个帅,虽然叶问身上有某种“圣男”气质,但还是难掩你的美好另外,洪大爷真的是世界上最轻盈的胖子啊……很多人说洪大爷的死意想不到,其实需要的就是这个狗血啊,叶问1里是廖师傅的死,叶问2里则升级为洪师父的死。叶问本性谦逊,只有遭此类狗血刺激才能痛下狠手,是这个意思?我说出来怎么这么俗气啊……
    由于这是叶问2,所以不得不说那个二,是那些个二==黄教主很不错,一开场那回眸一笑千娇百媚~后来在鱼市场,站在叶问旁边凹造型~
    反正除了惹是生非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徒弟
    不过比起来,释小龙的出场,更让电影院里骚动一片,这孩子小时候是多么的灵动可人啊!怎么现在如此虎背熊腰……残啊……还屡屡给他镜头另外那个什么英国拳王也很惹人讨厌,看着就不苏胡……
    至于那个中国解说和英国翻译,实在是很入戏~特别是那个中国解说的脸,太有喜感了……
    我看到有人说,要不是因为内地审核删掉了金山找当汉奸被日本人崩掉的情节,金大哥这集就没机会出来打酱油了……他的戏份太酱油了……
    ————————专爱看些无关紧要细节的人继续——————————
    有没有人注意到叶问开武馆楼下的墙上写着“5th avenue”?第五大道啊……
    关于造型,没人觉得那个洪大爷手下的帽子很好看很欢申?一脱掉帽子气场掉了一大半,立刻不帅了……还有叶问大爷穿长衫,黄教主穿牛仔装戴卡车帽
    好生穿越~~

    比如鱼档里叶问力战数十洪门弟子,拿竹框当盾牌,独当一面,夺下两柄砍刀,以刀背击退众人,十分好看。相比之下樊少皇童鞋几乎没得发挥,上一集大开大合的北方拳师,这集只是跑过来摆了几个搞笑POSE帮叶问解围,然后见着洪金宝就闪了=

    最好看的当然是与各门派师傅交手,咏春VS螳螂拳只是热身,甄子丹和洪金宝的PK才是正宗的棋逢对手,主演和动作导演全力相搏,特别是暴雨梨花式的拳头交锋,过瘾!打到最后,桌子拆成两半,两人各占一边,意味平手。

    至于重头戏自然是与跋扈的英国拳王的PK(拳击和中国武术完全不一样呐,这算哪门子比赛?囧),洪师傅悲壮战死,叶师傅愤而迎战,这次比第一集有转折,不是一路痛击迅速搞定,而是在挨了若干拳倒地(中途被临时规定不能用腿)的情况下重新爬起,心里想着洪师傅,手里使出洪拳,小宇宙爆发,一顿狠狠胖揍,洋鬼子落花流水,口鼻喷血。

    这时,太太永成早已把第二个孩子生好抱好,一脸温柔地迎来了回家的丈夫。

    其实影片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但有鉴于李小龙这个徒弟实在太重要,不能不交待,便又安排了少年“李小龙”的登场(一个很跩的小盆友……)。

    2、“叶问2,甄子丹负责叶问,黄晓明负责二”——此话果然不假!

    樊少皇是打酱油的,释小龙是打酱油的,但,黄晓明可不是打酱油的,他任务确实有“二”!

    首先,他得耍帅。如果说清瘦淡定的叶问师父是宅男,那么黄晓明演的黄梁就是潮男!大家想想,这样一个眉目如画的帅锅,穿着一身崭新的牛仔服现身,打架的时候穿的那套帽子和衣服颜色也是配套的,我们下面一排传来粉丝HC的低呼声,非粉丝的我们则窃窃私语:“这家伙果然是来耍帅的……这小子家里一定很有钱!”结果直到进局子了,也没见黄梁童鞋家里人登场,这孩子有什么心酸身世么??到最后也没交待。或者就像熊熊说的“可能他穿那么潮只是造型师安排的,帅哥嘛……”?

    可惜丹哥说了叶问不会再继续拍了,不过可以搞个《黄梁外传》让晓明童鞋主演,丹哥继续客串师父就好!

    其次,他得让师父有教育弟子的机会。晓明童鞋崇拜状:“师父,怎样一个人打很多人?”子丹老师淡定笑:“能跑就跑咯。”——叶师傅你太口爱了!

    3、强敌面前,国人一致对外的精神让偶感动。你看,郑则仕演的那个肥波最后都跑到报馆向主编爆料英国佬的罪行,向他的前辈李钊(叶问1里林家栋演的翻译官)靠拢。

    4、这真的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业片,故事好看,打得精彩,主题简单而深刻。中心思想?叶师傅打完之后不是说了么:“今天,我并不是想证明中国武术比西洋拳优胜。人的身份有高低之分,但人格没有贵贱之分,我只是希望大家互相尊重。”

    基于这种人人平等的价值观,此片也完全应该输出,海外大卖!

    前两天,照旧浏览本报的2版“时报眼”时,突然发现其中转载的凤凰网关于《叶问2》的调查结果。醒目的标题立刻勾起了我的阅读欲望,看完网友们的投票结果后,我发现,除了本报编辑刻意的强调外,大家对该片还是拍砖少,理解多。

    但自己在电影院那天,却实在也理解不起来。

    当天,第一次遇到放电影中途2次“无故”缺失画面,第一次遇到一边看电影,一边对着片中的“拳王”龙卷风竖中指、踢前排座椅的邻座,第一次遇到为打戏叫好故障的影友......

    《叶问2》的观影之旅让我大开眼界,实在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让我有些怀疑,或许《叶问》在电影院中的境遇也是如此欢腾和咒骂并存吧,只“可恨”自己是在家,通过央视电影频道观看的《叶问》。在此,倒有些感谢亲爱的CCAV了。

    就像一个影评人说的,叶问老先生在编剧和导演的合谋下,简直成了一个穿长袍的义和拳。就连其挚友——因为救他而被日军子弹打伤丧失记忆的周清泉——也能在叶问大战龙卷风时,”及时“地”醒来“,对着身边一起围观擂台的百姓吹牛,自己和叶问等人并称“佛山四小龙”。

    龙卷风对中国武术的诋毁、侮辱,以及他的挑衅、口无遮拦,确实让人感到厌恶,但真的没必要如此渲染、突出这个人。

    在拳坛的字典中,似乎并无谦逊的位置,好战成了他们共同的选择。如果不是对中国武术的信仰般的捍卫,洪师傅是可以松开紧握绳子的手指,自动认输的。但他没有,而人们也将愤怒的炮火轰向龙卷风。

    其实,真正该谴责的倒是那个英国巡捕。他,不顾英国人崇尚的契约原则,多次擅自背弃与洪师傅等人的契约,当他们做义工;不允许有批评自己的声音,因为有关报道,领导骂他,他非但不虚心改正,还变本加厉地非法拘捕报社主编,甚至想废掉主编的写作功夫。

    得承认,这是一个多么标签化的香港殖民时期的英国巡捕,就像《岁月神偷》中的那位一样,对中国人,只有剥削和利用,没有一丝怜悯和同情。

    在港人逐渐需要通过回忆以前温情时光,来纾解对现实的焦虑和迷茫时,电影人对这类人物的脸谱化描写,似乎并不为过。

    正因如此,我反倒只对片中的两个细节回味深长。

    一个是英国殖民当局警局领导拿着揭露真相的报纸,严厉批评那个英国巡捕;二是正当英国巡捕灰溜溜地逃离擂台时,被昔日的同伴们截住,“我以你做的这些为耻,你不配在英国巡捕队里!”——因为肥波对他们告发了巡捕。(至于后者,我还有存疑,肥波此前不是对报社爆料了嘛,怎么还劳烦他再告诉巡捕队,让他们自己清理门户,难道暗讽当时港属媒体对殖民当局的监督效力还不足够大吗?)

    就像今天看到的《财经》,里面的一篇随笔专栏中,剑桥大学政治系讲师刘瑜讲到自己在读充满“修正主义”色彩的《帝国》一书中,只对一段描述英国人自己抗议同胞对殖民地政策的内容印象深刻一样。

    刘瑜举了很多例子,意在说明,每当英国人对他国实行暴行时,英国内部总有激烈的批评声响起,毕竟,这是一个追求自由的国度,对内自由、对外压制的套路显然在逻辑上难以自洽。

    而在《叶问2》的故事架构中,这种英国人的“窝里斗”更进一步:英国巡捕对港人乱加刑罚时,他的同僚们都不放过他。

    英国人也不是十足的坏,这也是编剧知道并实践了的,但由于所占权重的区别,对英国人的过分脸谱化刻画还是让人难以不产生该片欲借民族主义博票房的联想。

    叶问赢了比赛,但开始时,只是赢得了港人的民意,但尚未获得殖民者的民意。是他最后沉稳却不失分量的坦白,让擂台下的一片英国人站起高贵的身子,鼓掌祝贺。

    他讲的是人没有贵贱之分,这是一个朴素的消极自由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他,是通过习武,准确地说,是体悟武术的奥秘,来体认的。

    如果说刘瑜体会的是英国的政治自由,那么,叶问照样可以循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武术属于其中),找到同样的思想精华。

    人类,在这点,是统一的。为何还要煽动民族主义呢?

    本文由财神彩票手机版发布于影评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最近看得电影都不错,啥叫煽动啊

    关键词:

上一篇:你真看懂了呢,旧事剧情却好无情

下一篇:没有了